用戶(hù)名 :
密  碼 :
 

廈門(mén)總公司
電話(huà):0592-6060868
傳真:0592-6060866
E-MAIL:ywb@xmjisheng.com

福州辦事處
電話(huà):0591-22789756
傳真:0591-22789757
E-MAIL:ywb@xmjisheng.com


寶鋼徐樂(lè )江:最壞時(shí)刻仍未到來(lái)

出處: 作者:張穎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3-09-11 11:17:55
鋼鐵行業(yè)目前僅僅是進(jìn)入‘深秋’季節,真正的‘寒冬’還沒(méi)有到來(lái)。中國鋼鐵嚴重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時(shí)代預計將在‘十三五’期間到來(lái)!睂氫摷瘓F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徐樂(lè )江說(shuō)。

這聽(tīng)上去難免有些沉重。當前“鋼鐵寒冬”這四個(gè)字眼頻繁見(jiàn)諸報端并被業(yè)內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廣泛討論,但在徐樂(lè )江眼里,所謂的“寒冬”卻換成了“深秋”,這意味著(zhù),鋼鐵行業(yè)的復蘇之路依舊遙不可期。

銷(xiāo)售利潤率僅為0.13%,繼續在全國規模以上工業(yè)企業(yè)中墊底,虧損面高達40.7%——這是上半年鋼鐵行業(yè)交出的“深秋”成績(jì)單?梢韵胂蟮氖,如果“寒冬”踏至,鋼鐵行業(yè)的這份答卷又能否及格。

“我們應該看到,目前還沒(méi)有到行業(yè)最低迷的時(shí)期。由于行業(yè)供大于求、原料高位運行,金融資本參與鋼鐵行業(yè)價(jià)值分配等因素的影響,在較長(cháng)的一段時(shí)間內,鋼鐵行業(yè)都將處于微利經(jīng)營(yíng)的狀態(tài),甚至會(huì )出現年度虧損!毙鞓(lè )江給鋼鐵企業(yè)敲響了警鐘。

當“一斤鋼材不敵一棵白菜”的調侃變成“噸鋼利潤不夠買(mǎi)半個(gè)冰棍”。先活下去,成為鋼鐵企業(yè)僅存不多的希望。

“當前希望政府出臺經(jīng)濟刺激政策,拉鋼鐵一把幾乎沒(méi)有任何可能,企業(yè)只能自救!毙鞓(lè )江接近肯定地表示,自救在短期內最見(jiàn)效的就是加強行業(yè)自律,控制產(chǎn)量。

但要強調的是,控產(chǎn)量不是限產(chǎn),是要求企業(yè)堅持沒(méi)有合同不生產(chǎn),不給錢(qián)不發(fā)貨,低于制造成本不生產(chǎn)。這可能是徐樂(lè )江問(wèn)診重病在身的鋼鐵行業(yè)后,能開(kāi)出的為數不多的化解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良方之一。

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何來(lái)?

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是包括鋼鐵在內中國制造業(yè)面臨的一個(gè)普遍性問(wèn)題,鋼鐵行業(yè)尤為典型,并被認為是目前行業(yè)陷入困境的罪魁禍首!毙鞓(lè )江坦言,中國鋼鐵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有其特殊原因。

GDP政績(jì)觀(guān)下的產(chǎn)能擴張沖動(dòng)最為典型。由于鋼鐵行業(yè)的特性決定了該行業(yè)對地方GDP的貢獻度是很高的,導致各地爭相將鋼鐵列入支柱產(chǎn)業(yè)。

一般而言,鋼鐵企業(yè)均為當地的最大工業(yè)企業(yè),不僅貢獻了當地巨大的GDP總量,還貢獻大量的稅收,另外還能解決就業(yè)壓力。因此各地都有做大做強鋼鐵產(chǎn)業(yè)的強烈愿望。

“寧夏回族自治區石嘴山市又上了300萬(wàn)噸新的鋼鐵產(chǎn)能!痹谛鞓(lè )江眼里,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,新建的鋼鐵項目,投資是GDP、投產(chǎn)還是GDP,至于贏(yíng)不贏(yíng)利是企業(yè)自己的事,政府并不需要過(guò)多操心。

除了政府的原因,企業(yè)自身也難逃責難。片面的追求規模競爭效應導致鋼鐵企業(yè)越來(lái)越龐大。

由于中國鋼鐵企業(yè)缺乏市場(chǎng)化并購,許多稍有規模的鋼鐵企業(yè)都抗拒被并購而謀求自我做大,因此中國大鋼廠(chǎng)的誕生主要依靠的不是對國內存量鋼鐵產(chǎn)能的吸收合并,而是主要依賴(lài)增加產(chǎn)能實(shí)現的,因而導致中國鋼鐵產(chǎn)能隨中國鋼鐵企業(yè)規模迅速膨脹。

但這一套路如今早已行不通了!斑^(guò)去鋼鐵企業(yè)擴大產(chǎn)量,生產(chǎn)出來(lái)就賺錢(qián)。但今天再一味追求規模效應就是找死!毙鞓(lè )江直言不諱。

同時(shí),中國的間接融資體系也導致中小鋼鐵企業(yè)一味“跑馬圈地”,使產(chǎn)能急劇擴張。

企業(yè)規模越大,在大中型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下,企業(yè)的融資能力就越強,就越能在全面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。所以,對于中小鋼鐵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擴大規模是其生存的無(wú)奈手段。這就是最近幾年來(lái)大量中小民營(yíng)鋼鐵企業(yè)迅速做大的一個(gè)原因。

在徐樂(lè )江看來(lái),鋼鐵企業(yè)的“多元化”發(fā)展有很多種途徑,有些“不務(wù)正業(yè)”的鋼鐵企業(yè)用龐大的資金盤(pán)子去融資。如果鋼鐵形勢好,則繼續投錢(qián),不好的話(huà)就轉行去搞收益更大的房地產(chǎn)和煤炭去了。

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06年~2012年,國內累計減少的粗鋼產(chǎn)能為7600萬(wàn)噸,但這期間國內累計新增粗鋼產(chǎn)能卻高達到4.4億噸。2012年,深陷越淘汰越多的產(chǎn)能“怪圈”,也讓鋼鐵行業(yè)尷尬地交出了一份產(chǎn)能利用率僅為74.9%的答卷。

最壞的時(shí)候仍未到來(lái)

從2000年~2012年的13年時(shí)間,中國鋼鐵產(chǎn)能利用率在2006年以前基本都在80%以上,2006年以后產(chǎn)能利用率回落到了80%以下,但基本維持在75%~80%的區間。

雖然行業(yè)利潤率與產(chǎn)能利用率的變化存在一定正向變動(dòng)關(guān)系,但不是很?chē)栏竦膶P(guān)系。那么能不能說(shuō)從2000年以來(lái)中國鋼鐵業(yè)就存在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問(wèn)題呢?

徐樂(lè )江認為,這10多年恰好是中國鋼鐵工業(yè)發(fā)展最快的時(shí)期,世界上還沒(méi)有哪個(gè)國家的鋼鐵產(chǎn)業(yè)會(huì )在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情況下得到快速發(fā)展,這顯然不符合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基本規律。

各個(gè)國家根據不同產(chǎn)業(yè)的特征和產(chǎn)業(yè)生產(chǎn)組織水平確定不同的“產(chǎn)能充分利用率”,以鋼鐵為例,歐洲是以75%、日本是以78%作為分界線(xiàn)的。

“中國的鋼鐵業(yè)規模龐大,回旋余地也較大,產(chǎn)能利用率達到80%就應該算是充分利用了!毙鞓(lè )江通過(guò)產(chǎn)能利用率將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劃分為3個(gè)階段:75%~80%之間的產(chǎn)能利用率為輕度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70%~75%之間為中度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而低于70%就是嚴重的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。

如果以此為標準,那么在2006年前就不存在鋼鐵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問(wèn)題,2006年以后至今,也只是輕度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。

對于未來(lái)鋼鐵產(chǎn)能的走勢,徐樂(lè )江給出了自己的預測:歐美日等發(fā)達國家無(wú)一例外都有那么一段鋼鐵產(chǎn)能利用率低于60%的極端時(shí)期,這個(gè)時(shí)期一般是在國內鋼鐵需求增長(cháng)出現拐點(diǎn)以后,鋼鐵產(chǎn)量出現峰值之后。而我國目前鋼鐵需求盡管增長(cháng)率明顯下降,但還未出現負增長(cháng),產(chǎn)量峰值還未到來(lái)。但他估計這個(gè)拐點(diǎn)和峰值為期不遠,預計在“十三五”期間到來(lái)。

“面對即將到來(lái)的困難時(shí)期,我奉勸各位行業(yè)同仁要做最壞的打算,要有行政調控失靈、行業(yè)產(chǎn)能利用率低于60%的心理準備!毙鞓(lè )江認為,既然前車(chē)之鑒放在那里,我們就沒(méi)有無(wú)動(dòng)于衷的理由,從現在開(kāi)始未雨綢繆,要盡可能避免這種極端嚴重過(guò)剩情況的出現。

但凡事都有兩面性。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同時(shí)也是檢驗行業(yè)成不成熟的一個(gè)標準,成熟過(guò)后,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將會(huì )長(cháng)期存在,并且可能帶來(lái)行業(yè)的衰退期,但適度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則有利于行業(yè)的充分競爭。對此,我們要有充分的認識,要辨證地看待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問(wèn)題。

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何解?

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是個(gè)行業(yè)性的問(wèn)題,單個(gè)企業(yè)的力量是無(wú)法化解的。我國鋼鐵產(chǎn)能的過(guò)快增長(cháng)有相當大的行政因素摻合在其中,因此中國鋼鐵業(yè)去產(chǎn)能化必須擯棄行政手段,以市場(chǎng)化為原則!庇檬袌(chǎng)化手段醫治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頑疾,可能是徐樂(lè )江眼中拯救鋼鐵行業(yè)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國務(wù)院取消和下放一批審批權已釋放出積極信號,放開(kāi)鋼鐵行業(yè)準入的行政審批限制很有可能成為化解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有效有段。

“有人會(huì )說(shuō)既然產(chǎn)能已經(jīng)過(guò)剩,再放開(kāi)行業(yè)準入的行政審批限制不是會(huì )有更多的資本涌入鋼鐵行業(yè)嗎?果真如此嗎?”徐樂(lè )江認為,資本都是理性的,產(chǎn)業(yè)的準入限制造成了人為的“稀缺”假象,大量民營(yíng)資本就會(huì )反向思維,不惜任何手段違規進(jìn)入這一行業(yè),而現實(shí)中行政審批中的權力尋租與緩慢低效,大大降低了合規資本進(jìn)入鋼鐵行業(yè)的效率。因此,一旦放開(kāi)行業(yè)準入限制,投資者進(jìn)入反而會(huì )更加謹慎,資本的效率也會(huì )大大提高。

但是,允許資本自由進(jìn)入鋼鐵行業(yè)并不意味沒(méi)有任何的進(jìn)入臺階,政府的責任是制定嚴格的“游戲規則”,并按規則辦事。比如對新建企業(yè)要有嚴格的能耗、排放、質(zhì)量等標準,對存量產(chǎn)能要有限期改造符合新標準的期限等。

同時(shí),資本的自由進(jìn)入必須要有資本的自由退出與之相對應,解決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問(wèn)題還需要有產(chǎn)業(yè)資本自由退出的交易平臺和機制。徐樂(lè )江表示,當前我國鋼鐵產(chǎn)業(yè)國有資本占據半壁江山,而國有鋼鐵企業(yè)多為巨無(wú)霸型的龐然大物,資本的流動(dòng)性差,又有諸多的政策限制,因此亟待建立適合大宗交易的第三方平臺進(jìn)行鋼鐵產(chǎn)權交易,方便鋼鐵資本退出鋼鐵行業(yè)。

此外,市場(chǎng)化的減量并購重組也可能成為化解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助推劑!拔覀儌鹘y并購重組的目的是為了在規模上實(shí)現1+1>2的效果。但現在鋼鐵行業(yè)的并購重組多是在行政主導下實(shí)現的,并且以近親式的行政區域內的重組為主!

在徐樂(lè )江看來(lái),這種兼并重組絕大多數是增量重組,謀求規模的進(jìn)一步擴大,即使是重組過(guò)程中淘汰了部分落后產(chǎn)能也會(huì )被更多的新增產(chǎn)能所覆蓋。

因此,他建議國家應該出臺政策,鼓勵鋼鐵企業(yè)進(jìn)行市場(chǎng)化的減量重組,對鋼鐵企業(yè)在兼并重組過(guò)剩中削減淘汰的落后產(chǎn)能可按噸位給予企業(yè)一定的補貼或給予一定年限內的稅收減免。

日、歐、美鋼鐵行業(yè)均擁有相對較長(cháng)的發(fā)展歷史,都曾面對過(guò)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行業(yè)發(fā)展難題,鋼鐵行業(yè)去產(chǎn)能化也都經(jīng)歷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摸索的過(guò)程,但由于不同國家的體制基礎和行業(yè)情況的差異性,其治理的基本思路和采取的政策措施各有所異。

“我個(gè)人感覺(jué)最值得我們中國同行學(xué)習的地方就是國外企業(yè)的自律精神。中國企業(yè)就像中國人給世界的印象一樣,無(wú)序而爭先恐后,在削減產(chǎn)量和產(chǎn)能的自律上做得很差,結果是‘多敗俱傷’!毙鞓(lè )江認為,盡管中國鋼鐵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模式以及市場(chǎng)境遇發(fā)生了很大的變化,但從嚴重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中走過(guò)來(lái)的歐洲、美國和日本鋼鐵產(chǎn)業(yè)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和值得借鑒的經(jīng)驗。
 
 
廈門(mén)總公司地址:廈門(mén)集美北部工業(yè)區連勝路359-363號 郵箱:ywb@xmjisheng.com
福州辦事處地址:福州市閩侯縣青口鎮 郵箱:ywb@xmjisheng.com[管理員入口] 技術(shù)支持:我的鋼鐵網(wǎng)
日韩精品乱码av一区二区-国产专业剧情AV在线-国产一级毛卡片免费琵琶妞-一级特级特黄大片做视频